我必须向你们坦白,我是gay

时间:2020-08-02 14:19:59 作者:八五养生网 热度:187℃
  广东首对大学生同性恋情侣公开身份

  本文是广东首对公开身份的大学生同志情侣的生活记录,他们的生活显得勇敢而坦率。而在四年前,一篇《两个男人的20年“婚姻”》的报道,讲述一对同志恋人20年隐形人生活,压抑、抗争是关键词。

  这中间变化的,不仅是时间,更是时代。

  出柜――树立“同志”校园样板工程

  周五傍晚。广州火车东站开往体育西路的地铁上,一身T恤仔裤的胖男生正在用手机吵架。整节车厢为之侧目――

  “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讨厌!讨厌!讨厌!”

  焦点四周隐约传来轻声的揣度,“语气这么重,他是在和男生发脾气吧……”

  丁毅完全没理会周围的反应,继续着电话中的争吵。一小时四十分后,大学城北站。丁毅一下车,等候多时的李俊龙迎面抱住他,按惯常的见面仪式,用肚子顶了顶对方的肚子,两个男生已经言归于好,手牵手走向中山大学,他们的手上,戴着对情侣陶瓷猫手链。

  作为广东省首对在校园出柜的大学生同性恋人,丁毅和李俊龙想以己为例,树立爱人同志的校园“样板工程”。

  晚上,李俊龙告诉和他挤一张床的丁毅,明天他要参加学校党校培训,可以带“家属”参加小组讨论。

  “你会跟你的入党介绍人和组员说我是你‘家属’吗?”

  “还是说同学吧,毕竟是入党……”

  周六上午8时,李俊龙照例去上党课培训,按程序,下学期他将转为正式党员。这是远在湖南的父母为他设计的前程――入党,考公务员,结婚。但李俊龙让父母失望了。他的性幻想中只有男生。

  坦白――厌恶把爱情藏在柜子里

  李俊龙和丁毅通过网络认识前,两人分别有男朋友,和绝大多数同志一样,一直保持着柜子里的隐秘爱情。

  整个上午,丁毅呆在李俊龙的宿舍里更新他俩的情侣博客。厨房在宿舍的阳台,一张桌子齐全地摆着电磁炉、锅碗和油盐酱醋,菜是两人一起到校园市场买的。丁毅洗菜、切菜,李俊龙炒菜、洗碗,他还包洗两人的衣服。

  丁毅留心到,男友不介意和他牵手、被他挽着胳膊去上课、上自习,但从不会向同学主动介绍。

  丁毅并非一开始就那么坦然。高二时,他曾向自己的化学老师表白被拒,后被家人强制去看心理医生,结果是“中度抑郁”。他拎了医生开的一堆药回家,没吃,半个月后复诊,抑郁症奇迹般康复。次年,他考上了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现在的丁毅厌恶把爱情藏在柜子里,“这是对感情的亵渎。”他开始在博客上征友――开朗、真诚,能坦诚面对自己和爱人。

  入校的第一个学期末,身为宿舍长的丁毅召集6名成员开会,“我必须向你们坦白,我是gay(特指男同性恋),我不想……”他边说边瞟室友脸上的变化。“切,早就知道了,还以为什么事呢!”被“挑逗”起来的室友们觉得很失望,这些生于“80末”的大学生从小就接触过同志漫画、影视剧。

  大二下学期,一名室友实在忍受不了丁毅经常和男友通话到凌晨,终于在校园BBS上发帖大骂。由于BBS实行实名制,全校人都知道了丁毅的身份。丁毅一气之下在BBS上发起了反攻,“我是gay,我影响你休息我道歉,但你没资格辱骂我和我的身份!”旁观者随即另开PK帖,“刘凯VS丁毅,你支持谁?”直到斑竹删帖,丁毅获得了95%的支持票。

  相识――像是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

  下午,丁毅带李俊龙去大学城社区参加同志社团活动。他曾在那里做义工。李俊龙承认,自己的开朗和坦然很大程度上是受丁毅感染。考取中山大学园林设计系后,他一直单身,与班上同学始终保持距离,还搬到了其他系的宿舍。

  2009年4月1日,他在网上看到丁毅的征友帖,当天,他给丁毅写信。4月24日两人见面。“我们两个像是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他说。

  丁毅热烈地爱着男友与新生活。他把博客改为情侣博客,带男友去认识他的室友、同学,和大家一起去泡吧、看电影、唱歌,一次在KTV巧遇高中同学,他把头往李俊龙肩上一靠说:“这是我男友。”对方愣了一会,立即心照不宣地笑了。

  李俊龙不知该怎么提醒丁毅,他们的状态实在太幸运了。前段时间,他的一位大学朋友来电话,这三年,朋友努力让自己喜欢女生、追求女生,但都失败了,“活得很辛苦,不知道人生的意义在哪里”。“每个人的顾虑和环境都是不一样的。”李俊龙说。但他不打算把这些感悟告诉丁毅,他愿意丁毅一直这么难得的执著下去。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请联系邮箱3453598449@qq.com,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