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2亿人接触职业危害因素 纳米颗粒是无名杀手

时间:2020-02-17 02:41:56 作者:八五养生网 热度:93℃

  一个普通的早晨,张菊仙和往常一样,套上蓝色的确良衬衫,吃下一碗菜泡饭,然后骑上20分钟自行车到印刷厂上班。

  这家位于浙江东部某县城的印刷厂,主业为塑料制品的后期加工,工人们要为脸盆、收纳箱等容器刷上不同颜色。为了使产品更加耐磨和坚固,他们采用一种特殊的压力涂层材料,其中添加了简单的纳米材料。

  就在张菊仙上班不久,她感到面部、脖子和手臂开始剧烈地瘙痒,像“无数只虫子在爬动”。同时,这名女工感觉窒息,像是“被湿纸巾糊住了鼻孔”。而此前,她经常胸闷得“透不过气来”。

  “胸腔积水、低氧血症以及肺部阴影,病症复杂,像是尘肺病加肺结核的综合体。”这是她所在市的人民医院开具的病情诊断。直到今天,这家医院依然无法得出确凿的结论。

  “也许可以试一下职业病鉴定。”主治大夫周医生建议。他想起来近日发表的一篇有关纳米工业引发职业病的论文。其中提出如果没有适当的保护,长期暴露在纳米生产环境中,将对人肺造成严重损伤。

  事实上,这篇题为《纳米粒子的接触与胸腔积液、肺间质纤维化、肉芽肿相关性》的论文,不仅引起了周大夫的注意,而且引起了学界的广泛争论。英国《自然》杂志认为,这是首次记录纳米颗粒导致人类疾病的研究论文,同时为有关纳米技术的健康风险争论火上浇油。

  7名奇怪的病人

  从两年前的冬天开始,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中毒医学科陆续来了7个奇怪的病人。她们来自河北承德的一家印刷厂,并在同一个部门工作。和张菊仙相同,这些女工的最初症状表现为呼吸急促,声音大得“像开了风箱”。

  那个冬天,她们所在的工厂接到了一单生意,为将近5000平方米的有机玻璃上色。为此,她们每人每天使用大概6公斤涂料。这些象牙白色的混合物被装在五颜六色的塑料桶里。和张菊仙一样,她们使用了相似的压力涂层材料,都添加了纳米材料。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女人们的脸颊、脖子开始出现月季花瓣状的红斑。当时她们并未在意,偶尔还会嬉笑着互相抓抓痒,或者打打闹闹地喊上几句“你又过敏了”。

  但时间久了,她们身上的瘙痒越发严重,加上胸闷、气喘,女工们不得不放弃当地的治疗。她们陆陆续续来到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中毒医学科,做相关职业病鉴定。在病房里,她们起初还能用大嗓门讨论,“你今天喘得过气没”,或者“昨晚能睡着不”。尽管,每说完一句话,她们要喘很久。

  这批病人引起了医生宋玉果的注意。这位年轻的大夫一直怀疑纳米工业和职业病之间存在某种联系。不过一开始,他并不敢往这方面延伸,“毕竟这是一个新课题”。

  按照惯例,宋玉果对病人进行了常规检查和病毒学检查。结果发现,她们都有或多或少的胸腔积液,同时患有非特异性间质性肺炎。这个诊断意味着女人们的肺部有发炎症状。在胸部X光和CT的扫描下,这些长期发炎的肺部像是浸水的饼干,肿极了。

  更为严重的是,其中两人的肺部已经严重纤维化,“看上去好像老树皮,黑斑密布的样子”。而正常的肺表面密布健康的肺泡细胞,像一棵根枝繁茂的树,时刻进行着新陈代谢。除此之外,病人的肺部外部组织还产生了胸膜肉芽肿,一些血管纠结在一起,发酵成了肉芽组织。用显微镜看,这些细胞都发炎“成了发糕状”。

  宋玉果开始采用抗生素等传统疗法,但效果并不明显。比如注入氧气后,病人会出现一些不良反应。这些长期发炎的肺部,一旦触碰到新鲜氧气,细胞便像气球,在显微镜下不停地鼓胀。

  和张菊仙一样,这些女病人也被一种奇特的瘙痒困扰着。她们的面部和手臂经常出现一些过敏红斑。这让宋玉果很是奇怪,因为她们之前并无吸烟史,更没有接触有害材料。他所在的研究组对女工们进行了全面检查,结果证明她们“健康得像乡野里的苹果”。

  这个职业病医生决定到她们的工作现场看一看。

  现场的一幕令他吃惊:在一间70平方米的车间里,没有一扇窗户,只有一个出入的小门。如果遇上阴雨天,必须打开200瓦的白炽灯,才能继续干活。

  房间中央摆放着一台机器用来加热空气。女工们的工作便是利用空气压力,为干板等产品喷涂上不同的颜色。一种粘贴使用的混合物是最主要的生产原料,它常常散发出“类似油漆”的味道,其主要成分是制造塑料的重要原料软聚丙烯酸酯。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请联系邮箱3453598449@qq.com,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