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大婴儿半夜发病 急救车拒发车延误致死

时间:2020-02-14 14:25:43 作者:八五养生网 热度:90℃

  家属告广州急救中心,索赔47万余元

  住在广州开发区的姬先生因孩子半夜呼吸困难拨打120求助,但急救中心建议姬先生自己打车去医院快一点。后姬先生迷路,三次打120求助,但工作人员坚持“电话带路”,3个月大的婴儿最终因救援时间延误而死亡。姬先生夫妇为此状告广州市急救医疗指挥中心,索赔47万余元。昨日下午,本案一审开庭。

  宝宝患病夜求120

  姬先生与妻子是外来务工人员,家住开发区勒竹新村。据姬先生称,2009年7月18日凌晨,他3个月大的宝宝半夜饿醒了,妻子便给宝宝喂奶。凌晨3时,夫妻俩发现宝宝呛奶入肺,呼吸越来越困难,姬先生急忙拨打了120求助,他回忆说,当时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说,120出车没有那么快,建议姬先生自己打车去医院还能快一点,急救中心没有调度发车。

  急诊求救120,怎么对方反而叫自己打车了?眼看身旁的宝宝已经喘不过气了,姬先生没时间与急救中心理论,遂挂掉电话,决定自己找车去。本来人烟稀少的开发区,现在还是三更半夜的,上哪儿去打车呢?姬先生找出租车失败后,遂找到了其居住出租屋的房东,热心的房东夫妇立马开车送孩子到开发区医院。

  房东相助半途迷路

  时至半夜,四周一片漆黑,车子来到开发区路口,房东便找不到去开发区医院的路。3时08分,姬先生又拨打120,询问去开发区医院的路,急救中心在电话另一头指示其路线。

  由于当时路况不佳,车子在开发区辗转数分钟,仍未找到医院。心急如焚的姬先生第三次拨通120,请求急救中心派车前来救助,把他们领去开发区医院。120回复,其方位离开发区医院仅1公里,此时调度发车前往救援,反而时间会更慢。急救中心还是没有调度发车。

  延误治疗婴儿死亡

  不久,姬先生第四次拨打了120,详细陈述了自己当时的所在位置,并再次恳求120派车前往救援,哪怕只是派车带路也行。急救中心仍然坚持“电话带路”,不发车。无奈之下,姬先生问房东附近是否有其他医院,最终将小孩送到了广东省电力一局医院。宝宝在电力医院经抢救近一小时无效死亡。“当时负责抢救的医生说,如及时送来,或许还能抢救过来。”姬先生说起当时的情形就痛心不已。

  告上法院索赔47万

  喜得贵子的幸福还未消退,3月大的宝宝如此突然离世,这对夫妻俩无疑是天大的打击,“妻子已经是第二次剖腹生产了,这次很可能就是最后一个孩子了。”庭审时姬先生黯然地说。

  姬先生认为,自己四次拨打120求助,可急救中心却三番四次找理由不发车,导致延误救治,儿子的死亡完全是急救医疗指挥中心的责任。经过多次协商无效后,夫妻俩遂把广州市急救医疗指挥中心告上了法庭,索赔47万余元。昨日下午,案件一审在越秀区法院开庭。由于作为关键证据的电话录音没能当庭播放,案件刚进入质证阶段就被宣布休庭,明日继续审理。

  四求120等来“电话带路”

  第一次120工作人员建议姬先生自己打车去医院还能快一点

  第二次120工作人员在电话另一头指示其去医院路线

  第三次120工作人员表示其方位离开发区医院仅1公里

  第四次120工作人员坚持“电话带路”

  庭审直击

  原告:夜间不出车 难辞其咎

  “接到求救电话立即出动,是急救中心履行合同的行为,也是法律规定的强制缔约义务。”原告律师表示,急救指挥中心应第一时间出动,而不是给患者“建议”,“救护车上有专业设备,可以现场施救,孩子或许有一线生机。”原告律师表示,当时是半夜,原告找医院有困难,120在这种特殊时段不出车于情于理都难辞其咎。

  被告:建议自找车 没有拒出车

  被告方广州市急救医疗指挥中心则辩称,中心在第一次接到姬先生的电话后,通话过程中告知原告派车需要一定时间,建议原告自己找车。是原告自己主动切断电话而放弃中心派车的。而后来姬先生再次打电话求助时,他已经在前往医院的路上,急救中心根据当时的实际情况,认为当时再派车前往救助反而会耽误更多时间,效率会更低,所以没有派车。急救指挥中心认为,中心已从“最有利原告短时间到达医院进行急救”的角度尽了责任,其行为并无处置不当。

  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不派车是失职要处分

  “无论事后发现是真、是假,之前接到电话就一定要派车。”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表示,如果120急救中心接到电话却没派车是不作为,属于失职,起码要受行政处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请联系邮箱3453598449@qq.com,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