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液洁癖

时间:2020-02-18 13:56:01 作者:八五养生网 热度:199℃
  困惑

  刘虹是我的同学,她和丈夫赵明结婚三四年了还没有“要来”孩子。我作为医生,对老同学做了一次刨根问底的访问。我耐心地询问:“你和赵明的房中事,如果方便的话,对我说说,也许能帮上点什么忙……”刘虹躺在床上,眼眶里涌出了泪水。她喃喃地说道:“我也不想这样呀,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了,不这样清洗我就一直觉得恶心想吐……”于是,刘虹详细向我叙述起来。

  那是在他们新婚的日子里,赵明携她回山东老家拜见公公婆婆。整个蜜月期间,她都对性生活显得十分紧张和焦虑。每次过完性生活,她就立即冲到卫生间清洗下身并更换内裤。即使这样,她仍隐隐约约能嗅出赵明精液的那种特殊气味。第二天早上起来,她会认真检查床单被褥,一旦嗅到一丁点儿精液的气味,就立即放弃当天上午所有的既定计划,清洗床单或被套,弄得赵明十分恼火又无奈,以致新婚期间就口角不断……

  刘虹说到这里,眼眶更红了:“其实,我明明知道这样洗是过分,是不必要的,可我还是嫌他那东西脏,还是要洗,不洗就不行,我实在是控制不了自己呀!”

  就这样,蜜月还未度完,她已经对性生活产生了抵触情绪,而赵明呢,越来越受不了她这样的“干净”,对性生活也就越来越扫兴、寡味……

  点评

  刘虹是因“不洁恐怖”后患了“洁癖症”,医学上叫强迫性神经症,简称强迫症。“洁癖”表现的症状属于强迫性神经官能症,是很顽固的一种心理疾病。所谓“洁癖”,是指在讲究卫生方面瞻前顾后,尤其注意手的卫生,每天要洗几十遍,每次要打几遍肥皂,每接触过一件东西,就得把手洗一次,不然就痛苦万分,什么事情都做不了。有洁癖的患者往往一回家动不动就要大洗一番,不让家人随便乱坐,也不欢迎朋友来访。不仅注意自己的手,还关注周围的其他人,例如别人去厕所后忘了洗手,或从外面回来没有洗手,又碰了什么文件和用具,那他就对这些文件和用具特别紧张,不敢接触;和别人握手也很紧张;回到家里也不放松。时间一长,这样的坏习惯就严重影响了工作和生活,自己明知道没有必要,可就是控制不住,他们整天都活得特别紧张,其生活目标就是讲究卫生,整天关注的就是病菌,而无暇顾及别的。

  分析

  为什么刘虹会对自己丈夫的精液如此厌恶并嫌脏呢?经进一步追溯得知,刘虹在高中读书时,有一次在商店里站队买东西,因为人很多很拥挤,这时,刘虹觉得挤在后面的那位男子的什么硬东西抵在了她的屁股上。出于姑娘的害羞,她没敢吱声,而是回头恼怒地瞪了那男子一眼,然后东西也不买了,挤出人群逃了出来。这时,她觉得裤子湿漉漉的,为了怕大街上的人看见,便匆匆打的回到了家里,脱下裤子一看,一股奇怪的味道冲得她差点吐了起来。从此,她就对男人的精液有一种特别的厌恶感,认为那是世界上最肮脏的东西……

  刘虹对精液洁癖主要来自那次“阴影” 的冲击。这种性洁癖并不是爱不爱的问题,也不是卫生不卫生的问题。

  对策

  关于刘虹的性洁癖问题,主要应以心理治疗为主,药物治疗是次要的。

  一般而言,刘虹对自己的清洗是个强迫动作,她自己也感到怪麻烦的,希望医生能帮助她解除这种理性上认为不合理的观念和行为。家人亦可经常采用橡皮圈方法,在刘虹的手腕上套上一橡皮圈,当同丈夫房事后,从此转移注意力,用橡皮圈反复地弹自己的手腕数百下,一直弹到强迫观念消失,有疼痛感为止。

  还可实行满灌疗法,即对于刘虹这样的性洁癖患者,可以让她坐于房间内,请其好友或亲属当助手,患者全身放松,轻闭双眼,然后让助手在患者手上涂各种液体,如清水、墨水、米汤、油、染料等等。在涂时,患者应尽量放松,而助手则尽力用言语形容手已经脏了,等等,督促其忍耐,直到不能忍耐时嘱患者睁开眼睛看到底有多脏为止。这时,当刘虹看到这只是一些透明液体,不是想象中的那么脏时,这对她那“脏”概念是一个冲击和一个校正,说明“脏”往往来自于自己的意念,与实际情况并不完全相符。即使患者还是认为有点“脏”,要去洗手,助手要立劝或强制她不准洗手。患者虽然很痛苦,但也得强忍着,助手的言语应温和亲切,同时可身先力行做示范,如把自己的手上也涂上这些液体,然后和刘虹一起聊天,然后大声说出自己的感受。这样,患者有了同伴,也算取得了一定的心理平衡。慢慢地,刘虹的这种性洁癖症状就会逐步消退,夫妇性生活也就倾于和谐完美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请联系邮箱3453598449@qq.com,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