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暴的阴影,让我失眠八年

时间:2020-02-18 04:00:09 作者:八五养生网 热度:104℃
  记得那晚,半梦半醒之时,觉得被人摸了会阴部,有点痛,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可疼痛在加重,使我意识到并不是做梦,还感觉到有“硬东西”触摸我,我怕极了,可我不敢睁眼,更不敢叫喊,只是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大约十分钟后,那人起身,我强忍着全身的颤抖,拼力睁开眼,透过窗口微弱的光线,我看见一个高大、偏瘦的男人从床边走过,特别清楚地记得他左手腕上戴着一块大大的男式手表(因为它反光)。后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实在忍不住那种恐惧感,大声地哭起来,把全宿舍甚至隔壁宿舍的同学都惊醒了。她们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我看到贼了。之后.惊动了学校,校长和班主任都来了,并立即报了案。经过医生检查,我的处女膜没破,这事就慢慢地不了了之。

  从那以后,我换了上铺(直到现在我都一直睡上铺),但从此我再也进入不了深睡状态,尤其害怕半夜醒来听到什么声响,哪怕是老鼠的叫声也让我心惊肉跳,总感觉有一双魔爪向我靠近,整个人紧张得要命。初三最后一学期,宿舍里相继还闹过几次贼,为此我都有了不读书的念头。就这样,高中三年过去了,大学四年又将过去,那段记忆却还历历在目。

  这几年,我的睡眠一直不好,不是失眠,就是多梦,做梦是一个接一个。然而,早上醒来却很少有记得起来的,除非很恐怖的梦(例如在荒野里乱走乱跑,有鬼魂叫我随他而去,等等)。长期的睡眠不足,弄得我现在眼睛毫无神采,眼袋和黑眼圈占据了我的脸庞,再看看自己几乎扭曲的脸,比起其他同学明艳的脸庞和激情飞扬的活力,我真的好生感叹。

  长期处于这种状态的我,情绪低落,根本无心学习,我该怎么办?

  还有,现在我对电话铃声特别敏感,尤其在熄灯之后。而我们宿舍偏偏有两个顽固分子,老是喜欢晚上打电话聊天,少则半小时,长则几小时,我向她们提出抗议,她们根本不理会,而且其他舍友对这事好像没受到什么影响,唯独我咬牙切齿,忍无可忍。我再也难以入眠,直到她们挂了电话,我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

  我不知道怎样面对这一事件。

  专家点评:十几分钟的经历,使“我”饱受心灵的创痛和精神折磨,“我”所遭受的一切,应该归咎于创伤后应激障碍。

  创伤后应激障碍又称延迟性应激障碍,往往由比较明确的异常惊恐或具有灾难性质的事件引起,如战争、地震等突发性灾难,或遭强暴、凶杀、抢劫、绑架等恶性案件,这些恶性刺激使人极度惊恐、害怕,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维、情感和行为,反复地出现关于创伤事件的侵入性记忆。

  在美国,调查发现,经历过创伤事件的普通人群中,有25~30%的人患创伤后应激障碍。某些创伤事件如遭受强奸,患病率更高。对创伤事件,女性的发病率一般较男性高。

  多数病人在遭受创伤事件后数日至半年内发病,病人的整个生活似乎笼罩在灾难或恐怖事件的痛苦体验中,病人控制不住地反复回想受创伤的经历,或在睡眠中反复出现与创伤性事件相关的噩梦,还可能反复发生症状闪回,即以错觉、幻觉或幻想等形式再现和重演创伤性事件过程,与事件有关的人、物、时、空及音、容、词语等,常常会使病人“触景生情”,再度陷入精神痛苦之中。

  与此同时,病人的警觉性增高,表现为难于入睡或睡眠不深,易被惊醒,注意力难以集中,易于激惹,经常心惊肉跳,坐立不安,创伤事件的情景和体验再现时,往往有明显的生理反应,如心跳加快、出汗、面色苍白等。

  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大多数病人可在一年内恢复,但也有少数病人像“我”一样,在创伤事件后未能得到恰当的处理而持续多年不愈,甚至转为慢性精神病态。“我”目前的状态比较符合慢性焦虑合并睡眠障碍。

  “我”的创伤情结和目前的睡眠障碍可以通过精神药物或心理治疗得到很好的帮助,一些自助手段如深呼吸和心理放松技术、运动和唱歌等,也可以很好地帮助减轻焦虑和恐惧,这两者对改善睡眠状况也是很有帮助的。如果能够和学校方面联系一下,调换一下宿舍,当然最为理想,在无法调换环境的情况下.也可以通过调节自身反应来改善。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请联系邮箱3453598449@qq.com,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