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担心会因为性爱过激死在床上

时间:2020-02-17 16:41:54 作者:八五养生网 热度:149℃
  太太后来开始担心起来,因为彼此虐待的时间越来越长,虐待的方法也越来越激烈,说不定有一天会真的死在床上。

  有一对结婚多年的夫妇,在床上有着异乎寻常的激情演出:

  结婚伊始,丈夫即发现自己经常举而不坚或半途而废,惟一能让他产生激情,以维持勃起及稍后性交中高潮的方法是在“前戏”中折磨他太太。他试过各种折磨太太的方法,譬如勒她的脖子、拧她的乳头、打她的屁股、将她五花大绑等,但慢慢地,拉扯太太的头发成了他的最爱,经常将太太的头发连根扯断。结果太太的头发越掉越厉害,而不得不经常去美容。

  对丈夫的这种折磨,妻子不仅不以为忤,而且还相当欢迎。像“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般,她也从丈夫的折磨中产生性兴奋。在折磨与被折磨中,两人的情绪越来越高昂,然后才水到渠成地如正常夫妇般性交。

  但在性交完后(丈夫射精),整个情势即奇妙地逆转,在“前戏”中扮演虐待者的丈夫,于性交后却渴望成为受虐者,要求太太在“后戏”中换她“杀”他,而太太竟也恭敬不如从命,由受虐者摇身成为虐待者,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开始百般折磨、凌辱她的丈夫,而这种行为也让她兴奋无比,事实上,她最大的满足是来自性交完后对丈夫的折磨和凌辱。

  在几年中,两个人就这样相互折磨着,但后来太太开始担心起来,因为彼此虐待的时间越拖越长,虐待的方法也越来越激烈,说不定有一天会真的死在床上。

  最后他们寻求治疗,因为考虑到潜在的危险性,医师要丈夫住院,借以打破夫妻在床上折磨游戏的恶性循环。在住院期间,医师发现这位丈夫有“射精失常”的现象,他无法在阴道内射精,只有靠“前戏”中的虐待太太,才能有正常的射精现象。

  解析:

  “受虐症”一词的字源来自奥地利的小说家,而“虐待症”(sadism)一词则来自法国的小说家萨德(Marguis de Sade),因为他在他的著作里,曾细腻描绘了六百种不同的痛苦,并以残酷的痛苦加在他人身上以获得性满足。

  如前所述,受虐症意指在肉体或(及)精神上接受折磨、痛苦、羞辱才能产生性兴奋的性变态,虐待症则刚好相反,意指对他人施以肉体或(及)精神上的折磨、痛苦、羞辱才能产生性兴奋的性变态。虽然受虐症和虐待症都能单独存在,但仍不乏两者并存于同一人身上的情形,只是当事者较“偏好”何者而已,此时就称为“虐待―受虐症”(Sadomasochism)。本档案中的这对夫妻,即同时都具有“虐待―受虐待”倾向。

  为什么看似南辕北辙的性变态行为会同时存在于某些人身上呢?从生理学的角度来看,这种人的情欲通常不容易被唤起(aroused),或者说要产生性兴奋的门槛较高,寻常的视觉刺激及爱抚等都无法让他们兴奋,需要借助能激起较强烈情绪反应的其他刺激来“热身”,而“痛苦”就成了最大的“性觉醒剂”――不管是让自己或别人痛苦。因此,虐待与受虐待的目的若单纯是为了唤醒性欲,则它们是可以互换的。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虐待与受虐待同样以“痛苦”为主轴,只是一个主动、一个被动而已。虐待与生物本能性的“攻击欲”有关,而受虐待则是此一攻击欲的“反转”。譬如有一位男士,他最大的性满足是穿着黑色的长裤,弯下腰来,让人从后面打他的屁股。他说这种性癖好乃是来自小时候的一次特殊经验:他和父母到某个温泉疗养胜地度假,自己不意闯进浴室,看到脱得赤条条的母亲背对着他,双腿涂着黑泥,正弯腰想从地上捡起什么东西。他说他当时兴起了一股想要打母亲光溜溜臀部的冲动(他曾见过父亲拍打母亲的臀部),后来当然是不敢下手,但这一幕景象却对他小小的心灵造成很大的冲击。他日后的性癖好,可以说是对母亲角色的模仿(穿着黑色长裤的自己就像昔日双腿涂着黑泥的母亲),渴望人家打他屁股原是渴望打母亲屁股的“反转”。

  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在某些情况下,虐待与受虐待乃是一体的两面,受虐待是自己更深的虐待冲动的“示范演出”,当事者的心里好像在说:“我希望你做的,就是我自己想做的。”

  在痛苦的“施”与“受”之间,认为“施”比“受”有“福”的,成了虐待症;认为“受”比“施”有“幅”的,成了受虐症;而认为“施”与“受”同样有“福”,两者都要的,就成了虐待―受虐症。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请联系邮箱3453598449@qq.com,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